作者:屑之懒狗源<br />字数:5947<br />首发:PIXIV(id=13960182)<br /><br /><br />            巴尔的摩的结婚纪念日<br /><br />  「指挥官?指挥官?真是的……又在办公室睡了晚吗?空调也不关。」<br /><br />  伴随着冷气被关闭的声音,我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堆积如山的文件已经处理<br />干净,塞壬被击败后,善后工作比起之前的工作量翻了不止一倍,这几天自然也<br />是伴随着快餐和高浓度咖啡度日。<br /><br />  当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的还是那个无论看过多少次都觉得能让我很安心的浅<br />栗色短发,左前额那个潇洒特立独行的编发看多少次都不会觉得过时和做作,她<br />就是我许久没见的妻子,白鹰前线功勋累累的舰娘——巴尔的摩。<br /><br />  「快起来啦,一起去食堂吃早饭吧,我们也好久没吃过饭了吧,上次我们一<br />起吃饭还是什么时候来着……」<br /><br />  「那是我们结婚后两个月的事情了,现在我们都结婚一年了……」<br /><br />  我站起身,苦笑了一下,这一年来我们见过面的日子屈指可数,除了婚假那<br />几天我们是在一起度过的,其余时间我们甚至连面都没怎么见过,对她我其实是<br />发自内心的愧疚,我并没有尽到做一个丈夫的责任。<br /><br />  「嘿嘿~ 忘了啦,走吧,边走边说。」<br /><br />  巴尔的摩微微咧开嘴露出个没心没肺的笑容,然后牵上我的手把我拉出办公<br />室,两个人就这样挽着手慢慢的走向对楼的食堂。<br /><br />  「白鹰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不然你也不会那么快就回来吧。」<br /><br />  打好早餐后,我们找了个角落的位置慢条斯理的吃起早餐来,我已经一个多<br />星期没正经吃过东西了,对这些食物自然是没法拒绝的,巴尔的摩就坐在我对面,<br />用手撑着脑袋,歪着脑袋看着我,时不时喝一口汽水,始终一言不发,直到我满<br />足的吃完碗里的拉面后她才从胸口的小口袋里掏出手帕仔细的帮我擦拭着额头上<br />密密的汗珠。<br /><br />  「果然食堂的辣味拉面还是最和我口味的——」「吃饱了?喝点汽水吧,等<br />下就回家了~ 」<br /><br />  巴尔的摩看着我的笑容也由衷的笑了出来,把她的那瓶柠檬苏打递给我,杯<br />边还有一点口红的印记,我凝视着巴尔的摩金色的眼眸故意当着她的面用沾有口<br />红的那一块喝干了杯里的饮料。<br /><br />  「指挥官你…真是的……回家吧!」<br /><br />  两个人亲昵的举动在食堂里引起了不少的骚动,当时我们结婚时还是战事最<br />紧急的时候,我们只是匆匆结完婚,休息了两天就继续投入战争当中,见面都很<br />少。<br /><br />  回家的路上,我们沿着港区边的樱花大道慢慢的走回家,巴尔的摩走在我前<br />面一点,好像是突然想到了点什么,突然回过身子来问了我一句话。<br /><br />  「嗯嗯~ 指挥官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br /><br />  「今天?不就是我们两个结婚的日子吗?」<br /><br />  「嘿嘿!我就知道指挥官没有忘记!真怀念啊,不知不觉,就在你的身边度<br />过了一年,虽然我们两个也没怎么真正好好在一起过……」<br /><br />  我看着平日里一贯豪爽潇洒的巴尔的摩用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抱着我的手臂<br />时不禁哑然失笑,手不禁抬起,抚摸了一下她的头。<br /><br />  「嗯?那今天我就陪你好好的玩一天可以吗?你不用出外勤,我也没有什么<br />事做,好吗?」<br /><br />  「嗯!听你的!」<br /><br />  回到家,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家里的景象还是和我们当初结婚时一模一<br />样,没被收拾过,也没被特意搅乱过,床上的玫瑰花瓣已经干枯透了,插花也无<br />力的垂着,早已枯萎,阳台上的花也都枯的差不多了。房子虽大,但一片萧瑟。<br /><br />  「啊啦……我们出去后好像就没回来了,其实我也是刚刚到港区,所以……<br />就没来的急收拾……」<br /><br />  巴尔的摩尴尬的用鞋尖钻着地面,右手也不自在的捏着自己额前的编发,身<br />体也不自在的扭动着,好像是为她没有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而内疚。<br /><br />  「没事啦~ 一起收拾吧,今晚还要在这睡觉呢,总不能就这样睡吧。」<br /><br />  我对这种事情一点也不意外,毕竟战争刚刚结束,我们两个还要开始我们的<br />新生活呢,如果只是因为这种东西就让会让我们的感情产生隔阂,那爱情这种东<br />西也太廉价了。<br /><br />  我走进房间里,把床上的玫瑰花瓣抖落在地上,然后将被子抱去卫生间的洗<br />衣机内清洗。巴尔的摩迟疑了一下,也拿起了扫把开始清理着一地狼藉。<br /><br />  「呼——搞定了~ 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啦!」<br /><br />  随着最后一袋垃圾的打包成功,家居卫生暂时宣告结束,她轻轻一跃,躺在<br />沙发上,我看着她裸露在外的小腹,因为刚刚才打量运动过,上面还有几滴若隐<br />若现的汗滴,丰满外露的北半球下面深邃的乳沟也在随着呼吸上下浮动着。<br /><br />  「一身汗,一起去洗个澡吗?」<br /><br />  「嗯……欸?!」<br /><br />  ……<br /><br />  「咳咳……指挥官……为什么想到要和我一起洗澡。」<br /><br />  浴室里那个许久没用的热水器依旧老当益壮的发挥着它的作用,热水放满后,<br />我抱住巴尔的摩,帮她脱下她那件繁琐的衣服。<br /><br />  「当然是想一起洗啦,我们不是夫妻吗?好好的别动,是这里没错吧?」<br /><br />  我依靠在新婚之夜模糊的记忆脱下了巴尔的摩的衣服,虽然这件衣服裸露度<br />很高,但是意外的安全,无论什么情况都不会发生意外的走光事件,可能,这就<br />是她说的「潇洒」吧。<br /><br />  「不过这么想……倒也是啊……结婚也一年了,要帮你搓背吗指挥官?」<br /><br />  「嗯~ 麻烦了~ 」<br /><br />  我脱下衣服,坐在小凳子上等待着巴尔的摩的搓背服务,巴尔的摩先用温水<br />大概的冲刷了一次我的身体,然后坐在我身后,用手把沐浴露打成密密的泡沫均<br />衡的涂抹在我的背上,皮肤有些粗糙的手指开始温柔的擦洗着我的身体。<br /><br />  「如果实在不擅长化妆就别画啦,今天你的妆画的不是一般的差。」<br /><br />  「什么嘛!我特意给指挥官你画的……」<br /><br />  巴尔的摩用一副深受打击的表情,哀怨的用热水浇去我身上的泡沫,我用卸<br />妆棉一点点的擦掉她脸上已经花了的妆,过程中除了闭眼,她一直用一副哀怨的<br />眼神盯着我擦去她那画了一个多小时的妆。<br /><br />  「泡一会吧,感觉你一回来就变得很奇怪啊。」<br /><br />  我把从回来就变得有些不正常的巴尔的摩抱进了浴缸,她在我面前的形象完<br />全不是她示人的那个模样,她比在旁人眼里更加的敏感,更加的需要别人的肯定<br />和支持。<br /><br />  「啊?哦……我其实一直在想,现在战争结束了,我们不就是因为这场战争<br />才产生的东西吗?但是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不知道我……唔~ 」<br /><br />  巴尔的摩那金色的眸子里少有的染上了些许的黯淡,她害怕自己不再被需要,<br />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都让她原本坚定的内心变得动摇起来,我沉默着抱着她,轻<br />轻的别过她的身子,然后吻了上去,直到她不满的拍了拍我的背我才缓缓松开。<br /><br />  「指挥官……你……」<br /><br />  「去床上说吧,水要冷了……」<br /><br />  我一把抱起巴尔的摩,走出了浴室,然后放在床上,我把她压在身下,手把<br />玩着她的编发,手不断挑逗这她敏感的身体,巴尔的摩敏感的不止有她的心,还<br />有她的身体。<br /><br />  「指挥官……你……指呜~ 头发就算了,别,别玩那里啊……」<br /><br />  巴尔的摩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玩弄她的乳头,只是简单的挑逗了几下,巴尔<br />的摩的身体就开始起反应了,粉红色的乳晕包裹着的乳头就开始挺立起来了,巴<br />尔的摩扭着头不愿意看着自己身体不争气的起了反应。但是前戏的挑逗才刚刚开<br />始,我稍微拉下了一些身子,嘴微微张开含住了她的乳头,舌尖在乳晕上调戏着<br />她,牙齿挤压着敏感的内陷乳头轻轻的按摩着。<br /><br />  「唔~ 指挥官……别,疼…不是……好痒~ 」<br /><br />  毕竟除了初夜我们一次都没做过,第一次的时候,疼的死去活来的初夜让巴<br />尔的摩多少有些阴影,同时这也表示了她对我的挑逗技术完全是招架不住的,往<br />日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她现在也只能躺在床上被迫感受着我的爱抚。<br /><br />  「指挥官……别吸啊,再吸也是没有乳汁的,我们还没……唔啊~ 还没有小<br />宝宝来着……」<br /><br />  「没有的话,不是可以再生吗?我记得舰娘也是可以生育的对吧。」<br /><br />  我一边和巴尔的摩调着情一边不断的玩弄着她的乳头,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身<br />下,轻柔的抚摸着充血露头的小豆豆,每当巴尔的摩又想说出什么丧气话时,我<br />就轻轻一按打断她的说话。<br /><br />  「是的,但是我们……唔啊~ 别一边和人家说话一边玩弄人家的欧派啊!」<br /><br />  巴尔的摩现在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只能躺在床上哼哼着抗议,敏感的下身<br />已经开始泛起潮气了,丝丝点点的爱液也从她的花心内慢慢流出,在床单上留下<br />一小块水渍。<br /><br />  「没什么可是的啊?你们可以一直生活下去,这个港区,就是你们的家。」<br /><br />  我捏了捏巴尔的摩红扑扑的脸颊,然后把肉棒抵在穴口温柔的摩擦着,原本<br />干燥的棒身也慢慢被濡湿,我缓缓的动着腰,龟头在小穴内艰难的前进着,虽然<br />已经做过一次了,但是下身插入带来的异物插入感和些许撕裂的刺痛还是让巴尔<br />的摩流了不少汗。<br /><br />  「唔……好痛……慢一点……对不起,我是个不称职的妻子对吧?饭也不会<br />做,家务也是生手,就连SEX 也……」<br /><br />  巴尔的摩主动的抱住了我,不管插入带来的负担已经让她额头冒出了一层密<br />密的汗珠,自己自顾自的动起了腰,肉茎在湿热的甬道内艰难的前进着,巴尔的<br />摩紧紧的抱着我,我退下了动作,放任巴尔的摩的行为,随着她的一声闷哼,龟<br />头抵达了一个滚烫紧凑的地方,那是她的子宫口,龟头一碰到子宫口后,巴尔的<br />摩身体就如同触电一样软了下来,没有办法进行下一步行动,她一身的汗,明明<br />接近脱力都不愿意放开我,喘了几口气后,巴尔的摩终于开口说话了。<br /><br />  「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但是……请指挥官不要抛弃我,我知<br />道我很笨感情方面也是一窍不通,这副身体对指挥官的适应也……唔~ 」<br /><br />  我有点不耐烦的听着她的自白,然后一把把她抱紧,然后狠狠地吻了上去,<br />粗糙的舌面追逐着她不知所措的不断躲藏的舌头。过了许久我肯分开我们的嘴唇<br />结束唾液交换。<br /><br />  「这些事我以后会慢慢教你的,还有,以后不用叫我指挥官了,知道叫什么<br />吗?」<br /><br />  「我……亲…亲……亲爱的……没错吧……」<br /><br />  往日叱咤风云潇洒如风的巴尔的摩现在怯懦紧张的就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嘴<br />唇张了又张,吞吞吐吐的说出了我最想听到的那三个字。<br /><br />  「这就对了啊,谁说你一窍不通的,我要开始动了哦,抱住我~ 」<br /><br />  「啊…嗯…呜!啊~ 好热……」<br /><br />  意乱情迷的巴尔的摩开始按照我的指示去做,她双手环住我的脖颈,玉葱指<br />十指相扣,准备迎接我的抽插,我稍微调整了一下状态就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br />阴茎艰难的拓宽未经人事的阴道,紧凑火热的内壁给我带来一次又一次的快感。<br />疼痛在我的抽插和调情下开始消失,原本刺痛的扩张感慢慢的转化成了酥酥麻麻<br />的快感,然后一点点的蚕食着巴尔的摩心中最后的那一丝拘束和紧张。到了最后,<br />这份多余的情绪在不知疲倦的攻势下开始慢慢松动。<br /><br />  「哈~ 唔~ 亲爱的…你说……唔~ 以后我们做什么好呢~ 我们…哈啊~ 都要<br />退役了……」<br /><br />  「唔……我觉得……开个花店吧,或者你想?」<br /><br />  我抱紧着巴尔的摩,两具交缠着的胴体有节奏的律动和喘息着,心里庆幸着<br />她终于开始会为了这个家想了,她的角色也要从一个战士变成一个妻子,一个妈<br />妈。<br /><br />  「我……我想做个偶像什么的啦…还有就是…唔,既然亲爱的想开花店…花<br />店我也想开…还记得我们见面时我送你的花和我说的话吗?如果答的出来,我可<br />以改变主意哦~ 」<br /><br />  「当然记得了~ 紫色桔梗和剑兰,花语是……正义和无悔~ 」<br /><br />  「我还以为一直以为亲爱的你没有注意到呢……我希望我和亲爱的爱就和所<br />说的正义一样,不会走偏,以及,我没有后悔爱上你~ 」<br /><br />  「我也一样,老婆~ 」<br /><br />  巴尔的摩在这一刻放下了所有,她流着泪接受了我的爱,这一刻,随着她主<br />动的送吻,我们一年间的隔阂也瞬间冰消水融,于此要结束的,还有今晚的一夜<br />笙歌。<br /><br />  「唔哈~ 亲爱的……可以…可以射进来,虽然今天是危险期来着……嗯啊~<br />顶到子宫口了~ 」<br /><br />  巴尔的摩在我身下愉悦的呻吟着,丰满成熟的身躯散发着和平时不一样的成<br />熟魅力,浅栗色的短发随着身体的律动肆意飞舞着,平时可以稳稳操控两门舰炮<br />的细瘦手臂现在缺挡不住我的抽插,我双手扶着她的细腰,进行着最后的冲刺。<br /><br />  「想好孩子的名字了吗?我这一年可是什么也没做哦。」<br /><br />  「还没……不过…唔~ 射进来了……子宫里面,满满的……」<br /><br />  还没等巴尔的摩回答问题,已经禁欲一年的我首先忍不住到达了顶峰,在子<br />宫口一味的吮吸和催促下,我把龟头抵在娇嫩紧致的子宫口上,随着一阵和谐的<br />颤抖,精液开始慢慢灌满这个小房间,直到几乎满溢。<br /><br />  「好多~ 不过……好像还没满呢……这次,换我来了~ 」<br /><br />  短暂的高潮余韵后,巴尔的摩意乱情迷的骑在我的身上,开始着第二轮的冲<br />击,身材丰满的巴尔的摩缓缓的骑在我的身上,然后从上往下动起了腰。肉棒深<br />深地埋入了沾满精液的花径内。<br /><br />  「亲爱的……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一起~ 一起面对~ 好吗?」<br /><br />  巴尔的摩敏感的身体不足以支撑他狂野的举动,没过多久巴尔的摩就身体发<br />软,无力的躺在了我的身上,心满意足的躺在我的怀抱里,有规律的律动着身体,<br />为怀上宝宝做着准备。<br /><br />  「那当然,无论以后遇到什么,我都不会和你分开了,永远也不。」<br /><br />  我两只宽厚的大手握住他的腰部后用力的往下一拉,原本到达花径深处的肉<br />棒用就要连根部都要被吞噬的气势撞开了子宫口然后往里面宣泄着我的情欲和爱。<br />巴尔的摩的身躯因为过高的敏感和精液射入子宫带来的满涨和温热感而不断的小<br />幅度绝顶着,刚刚换好的白床单也变得一片泥泞。<br /><br />  「这下……真的要怀孕了……谢谢,亲爱的~ 这是我结婚纪念日收到的最好<br />的两个礼物,一个是你,一个是你体内的种子~ 谢谢~ 巴尔的摩,将陪伴您,走<br />到世界的尽头~ 」<br /><br />               (几年后)<br /><br />  「怎么了?又一身伤的跑回来,别动哦~ 」<br /><br />  巴尔的摩坐在花店门口,怀里抱着一个有着和她一样发色瞳色的小女孩,小<br />女孩身上都是些皮外伤,但是消毒对这些年纪的小孩来说,也算是剧痛了。<br /><br />  「他们欺负同年级的小女孩,还往她们书包里放虫子,我气不过,所以就…<br />…」<br /><br />  「好啦~ 痛痛~ 痛痛~ 飞走啦~ 还记得妈妈和你说过什么吗?」<br /><br />  巴尔的摩细心的把身上的伤口都清理了一遍,然后贴上了创可贴,一脸温馨<br />的摸着孩子的长发,帮她梳理着凌乱打结的头发。<br /><br />  「心存正义!」<br /><br />  「真棒~ 下次有这种事情就和你企业和华盛顿阿姨说,实在不行就找妈妈和<br />爸爸,听到没有?去吧~ 」<br /><br />  巴尔的摩亲了一下孩子,就放孩子继续在港区内玩耍,然后自己走进厨房继<br />续准备晚餐,曾经杀敌无数的这双手,现在也会为如何杀死一只活蹦乱跳的鱼而<br />发愁,而那些退去和被轰成渣滓的塞壬做梦都没想到能给巴尔的摩身上带来伤口<br />的,居然是一把平平无奇的菜刀和花刺。我从书房走出来,一把抱住了专心处理<br />食材的巴尔的摩,已经有了些许胡茬的下巴不停的在她雪白的天鹅颈上去摩擦着。<br /><br />  「咿呀~ 好痒~ 亲爱的?工作做完了吗?咿呀,不要在厨房里做这种事情啊。」<br /><br />  「嗯,做完了,可以稍微休息一下,已经湿的这么厉害了吗?」<br /><br />  巴尔的摩刚把食材放入汤锅就被我吓了一跳,她被我抱在一边,一边不满的<br />抗议着,一边掀开裙子露出她的黑色胖次,我脱下满是水迹的胖次,然后插入了<br />进去开始抽插。<br /><br />  现在的港区已经改造完毕,成了一个社区,家外面就是我们的花店,为了补<br />贴家用,我还会写些东西补贴家用,虽然日子比较拮据,但是比起战争时期,这<br />种平民百姓的生活,反而是我们最向往的。<br /><br />  「唔啊~ 不要射进来啊,洗内裤很难洗的,等下孩子就回来吃饭了,唔~ ?<br />第二发什么的…不要那么任性啊~ 」<br /><br />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br /><br />               ——END